栏目头部广告

红军长征经过咱马谷田?看马谷田当年的红色历史

1-191111091440Y2.jpg


提起长征,人们往往注重的只是红军“三大主力”(红一、红二、红四方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其实,除此之外,还有一支非常特殊的长征队伍——诞生于安徽金寨的红二十五军,为了红军长征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和无私的奉献。
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简称红二十五军,1931年10月成立于安徽金寨麻埠,隶属中国工农红军红四方面军,后改编到红一方面军。
1934年4月16日,红二十五军和红28军(军长徐海东、政委郭述申)在金寨县的豹迹岩会师,4月17日两军合编为红二十五军,全军辖74、75两个师,军长徐海东、政委吴焕先;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8.6万人告别江西瑞金,开始长征。为牵制国民党军队,掩护中央红军战略转移,党中央派程子华前往安徽金寨,领导红二十五军也向北挺进,开始长征。
1934年11月11日(长征前),红25军在罗山县殷家湾和何家冲进行整编,撤消师一级编制,军直辖四个团(223团、224团、225团、手枪团),军长程子华、政委吴焕先、副军长徐海东。
红二十五军长征起始人数2980人,为了延续革命队伍,红28军留下高敬亭在安徽继续发展队伍,组建红28军,追赶红二十五军步伐。
1934年11月16日,红二十五军从河南罗山县何家冲出发,开始长征;为迷惑国民党军队,红二十五军派出少部分军队佯攻枣阳,大部队则经桐柏向北,经泌阳、方城向陕北进发。最终于1935年9月15日,红二十五军到达陕北延川县永坪镇,胜利结束长征。红二十五军早于红一方面军到达陕北后,继续开辟革命根据地,为中央主力红军的到达做好准备。
出发时的红二十五军人数虽不足3000人,却因过去常打恶仗缴获武器较好且弹药充足,指战员们多是经过多年战斗考验的骨干。后勤、医院等保障单位也都实行战斗化,全军行动便捷,一天一夜就能走一百多里。

1-191111091501313.jpg
红二十五军长征路过泌阳
红二十五军在泌阳时间是1934年11月23日下午-25日下午,共三天两夜。
当年,泌阳县境内村落稠密,大小地主豪绅的围寨比比皆是,许多围寨还拥有武装,除枪支外,有的还配有土炮防守。红二十五军前进途中经常遭到地主武装的侵扰,队伍行进非常缓慢。敌人派出的便衣侦探也经常在夜间红军所到之处进行骚扰活动,他们纵火烧房,以示红军行踪,同追堵红军的敌人联络,并借机造谣惑众,诋毁红军声誉。为减少前进路上的阻力,争取迅速北上,红二十五军高举北上抗日的旗帜,沿途宣传党的抗日救国主张,开展政治攻势。政治委员吴焕先召集干部会议,进行政治思想动员,要求部队严格遵守群众纪律,不打土豪,不攻围寨,所需粮草一律现钱购买,并要求部队随时做好战斗准备,以防敌人袭击。省委常委、秘书长郑位三在部队经过途中,每遇围寨都事先写信给寨主头目,宣传党的抗日救国主张,晓以民族大义,促其保持中立,讲明红军是借路北上抗日,望勿阻拦,并同寨主达成协议,提出:你不打我,我不打你,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红二十五军多在野外住宿,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中共鄂豫边工委书记张星江等党的地下工作者曾一路跟随大部队行动,介绍沿途情况,找群众带路,负责联络地方关系。中共泌阳县党的地下组织积极给予配合,为红军补给粮草、兵员、侦察敌情,传递信息、宣传统战、充当向导。红军的一些伤病员也由地方党组织妥善安置在进步群众家中隐蔽休养。在红军政策和行动的感召下,再加上泌阳地方党组织的多方努力,大多数围寨的地主武装保持中立,一部分围寨打开寨门为红军战士提供茶水。在群众工作上,红二十五军一路上涂刷标语,宣传群众,惩处恶霸,群众为部队送饭、送茶、捐鞋补衣。最终,使红军赢得了时间,在最短时间内顺利通过泌阳,打乱了敌人将红二十五军包围于泌阳象河关的意图。红二十五军在长征途中播下的革命火种指导、鼓舞着泌阳人民继续革命。
泌阳地下党组织和广大群众提供的各项保障工作,尤其是军粮补给和信息情报、引路工作,为红二十五军后面顺利穿过伏牛山区,胜利到达陕南,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发挥了很大作用。

1-191111091512320.jpg
红二十五军在泌阳的三天两夜
1934年11月23日下午两、三点时分,红二十五军从桐柏县安棚镇安岭村进入泌阳,部队沿高店乡陈茨园、大张湾、梨树洼、肖湾、井岸、邱湾一带古道向泌阳县城方向进发。下午四、五点时分,部队行至高店乡响水坡,在响水坡简单休整,并召开会议,也称“响水坡会议”,临时会议研究三个事项,一是伤病员经地下党组织到地方分散养伤,二是经地下党组织帮助补充军需,三是补充兵员。泌阳党组织席之堂,马长兴,马长富,靳久聚同鄂豫边省委张星江,韩本清对接有关事项。

1-1911110915239C.jpg
第1夜:从响水坡出发,经褚湾、枣子营、卧牛山一带向北疾进,傍晚,在卧牛山、二郎庙、李店一带驻扎。红军战士分散住在老乡家中,据群众(李店村民宋书仁)口述,红军战士夜间住一个房间大概一个班的人,走之前给群众打扫庭院、将水缸添满,天不明静悄悄出发,不白拿群众一针一线;国民党的追兵跟的也很紧,24日早晨天不明红军出发,下午国民党追兵就过来了,天上有侦查飞机,追兵是骑兵。
11月24日:24日早晨,经由盘古乡席庄、八里沟、杨树岗、刘洼、羊角河、盆窑、韩沟、耿岗、安子沟进入马谷田镇境,沿凤凰山北麓,经黄楝沟、衙门店、罗店、陈庄、大余庄、河南村和罗桥村进入高邑乡地界,然后过油坊庄、余台、瓦房庄向东北方向铜山沟胡栗冲一带进发。
第2夜:当晚,在铜山沟胡栗冲、龙泉寨、曹寺一带宿营休整,25军指挥部临时设在龙泉寨。
当夜,泌阳地下党组织将买来的大米蒸熟后再烙干,马长富、马长兴、贾广洲、禹杆子等人用两头毛驴往返多次,将干粮送到部队,军部首长接见了他们,送了两副马鞍子,以示感谢。
村民张兴全家开豆腐坊,主动给部队做豆腐吃,因时间紧,做成豆腐脑请红军战士免费喝。村民张兴太当时小,帮着烧锅,他看到红军战士们每盛一碗豆腐脑就往旁边的竹筛里扔一个铜板,不要钱就坚决不喝。“当时他家本来想慰问红军呢,结果后来一算,收的钱比出摊做生意挣的还多。”
泌阳县龙泉寨村民谭家起口述,红军住他家,走的时候给了两块银元,他爷不要,递给红军,红军又放在里面的桌子上,爷爷又拿着银元给红军,争扯之间其中一块银元滚落到了墙角的老鼠洞里,一直到现在还在那,他父亲到老年时说,啥时间扒这个房子,注意这个房边,仔细点,有一块银元,那一块银元是红军给的。要还给国家。
11月25日:25日早饭后,从铜峰北麓折往向北进发。部队从下白沟开始加速行军,经小西沟、邓庄铺、焦竹园、泰山庙、羊进冲、楼房岭、桃园、台山河、羊毛沟,中午进入王店镇团山、尖山、土门一带。
午后,沿贾楼乡肖庄、马家沟、陡岸古道,经付庄乡何庄、竹林,在竹林时接到侦查信息反馈,国民党部队正调兵意欲将红军包围于泌阳象河关,军首长下令急行军。又经东下河、暴沟、黄赵庄、龙王庙、阎老庄,由春水镇娘娘庙、大许沟、邵岗、铁帽徐村,经双山寨东麓进入象河乡地界,再经李木林、古台、霍庄、邢庄、宋田,于傍晚(掌灯时分)由秦房村进入方城县境。

1-19111109153GA.jpg
独树镇战斗
尽管红二十五军在泌阳没有放一枪一炮,但却在19341126日,红二十五军长征离开泌阳行至方城县境内,为躲避敌人的追击围剿,军首长在秦房河滩把二二四、二二五团和军直属队编为前梯队,先行出发;把二二三团改为后梯队,阻击尾追之敌,掩护全军行进。当天,突降寒流,风绞雨雪而下,红二十五军指战员衣着单薄,又被雨雪浸透,饥寒交迫,十分疲惫。而国民党第四十军一一五旅和骑兵团于26日上午11时到达七里岗村附近,并在许南公路两侧构筑临时工事,形成东西长10华里的"u"形堵击线,提前两小时封锁了公路。
下午1时许,红二十五军前梯队二二四团到达七里岗并沿岗脊北进,当要接近许南公路时,埋伏在公路两侧的敌军突然向红军行军队形进行猛烈攻击。因气候恶劣,能见度低,加上战士们手被冻僵,拉不开枪栓,红军先头部队一时陷入被动。就在这危急时刻,军政委吴焕先一面指挥反击,一面大声疾呼:"同志们!就地卧倒,坚决顶住敌人,决不能后退!"吴焕先从警卫员身上抽出一把大刀,高喊:"同志们,现在是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共产党员跟我来!"正当拼杀激烈之际,徐海东率后卫部队疾速赶到,立即向敌人发起冲击,经过一番恶战,终于打退敌人进攻扭转危局。入夜,红二十五军乘敌空隙突击重围,挺进伏牛山。激战中,红二十五军近百名将士英勇献身,二百余人身负重伤。
独树镇战斗,是红二十五军长征中生死攸关的一战,为红二十五军胜利完成战略转移任务,并先期到达陕北,迎接党中央和中央红军北上并在陕北建立革命的大本营奠定了基础。江泽民同志将这次战斗称之为"血战独树镇",并与一、二、四方面军长征中的四渡赤水河、巧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转战乌蒙山、激战嘉陵江等著名战例相并列,充分肯定了它的历史地位和作用。


标签: 红色马谷田
文章详情页广告

随便看看